苏舒

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

《讨尔鼠彘之辈檄》公开挂人

攸卿:

        戊戌中秋,欢更至暮,忽闻尓唧唧硕鼠,朽目焦齿,妄图龃龉文章,败法纲纪,行阴诡戚戚小人之事,摇唇鼓舌,以尔卑劣无耻之蹑足,妄图撼我纲法正道也哉!


        尔无耻狂徒,隐匿于屏荧之后,缩首潜身,揽人阴私,伪作正道,妄称天数!试问天苍地黄,可有其能使人行苟且之事而的证正道耶?况汝狗彘之徒,参齿突唇,木脑愚心,伪曲法度,自以为线墨准绳,实不过狂妄下作之徒耳。汝自以为身披胡头,可潜行自若,遂窃人阴私,鼓鼓聒聒,安不知国有法度,民有纲常,今取汝所为隐事,告知上衙,殊不知明日败裂殒身者何人也?尔自掘坟墓,实乃祸自咎由,灾由自取!


        人言世心险恶者,不知险恶由汝而生;人言不知何为下作者,观汝可知其尽也;人言不知法度纲常触之耐我何者,观汝之身后当可知之!吾等齐聚于此,盖图喜乐,井然秩序,平湖无波。而此等鼠辈,挑发战端,毁人安宁,败吾辈淡泊安谧之声名,此罪一也;得寸进尺,一而再,再而三,吾等之礼让反将之以为退缩之意,使其蹈蚁足,自鼓舞,暗算不成而再为之,以至今日吾等四分五裂,疲于应付,此其罪二也;忆往日和乐融融,而今风声鹤唳,人人自危,亦有无辜笔者,遭其威迫,鼠辈以己度人,煽动风波,又呼朋引党,侮人父母,殊不知汝乃亡脑腐尸,吊颈朽首,犬彘之流,岂配与人交通,吾有南院狗舍,可锁尔狗首,止尔狂吠,烦请诸君使此败类如过街之鼠,破其首颅,使其知晓尔之虫首爪牙实碍美观,烦请自绝于人,休得再显人前,免受我等唾面之辱!

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忘了你这种下作东西没什么文化,上面的字可能不认识,那就一句话送给你,等律师函吧!无耻!



攸卿:

无耻鼠辈,下作!

清树你好:

我是真的很生气了。这件事不发tag我心里不舒服

之前骂我多难听,我当你们小孩子闹闹我根本不计较,给你们惯出毛病了是吧,真的让成年人教你们做人了?

欺负我脾气好还是怎么的? 人肉我,谁给你的勇气?还“12点之前删文并且承认ooc就不公开”

第一:我已经报警了,你收集我的信息已经对我造成了侵权。

第二:今天晚上如果你公开我的私人信息,明天就会有律师函到你家。

第三:我开了几家工作室,我是法人代表,你公开我的信息涉及的可能不仅仅是隐私权那么简单了。

【一战AU】@Feessy 

Betweeen the Wars | 鹿朗生,https://zine.la/article/6229df1c10d811e88b5200163e0c1eb6/

你是我最珍贵的宝石
我是你坚定不移永恒的铂金

─Holbejia

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,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
I remember that is wonderful as flickers.Appeared you in mine fornt